央廣網北京12月26日消息(記者蘇鈴)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12月24日,平安夜,美國紐約。樓外是平和喜樂的節日氣氛;樓內,聯合國安理會就南蘇丹惡化的局勢進行了緊急表決,決定大幅增加聯合國南蘇丹特派團兵力,以儘快緩和該國當前緊張局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南蘇丹局勢持續惡化的情況下,正在南蘇丹境內進行人道主義救援的韓日兩國昨天又因為“一萬發子彈”產生了外交糾紛。12月23日,日本政府對外公開宣佈向在南蘇丹開展行動的韓國維和部隊無償提供1萬發槍彈。24日上午,韓國國防部宣稱,從日本自衛隊得到的1萬發子彈支援只是為了用作補給而臨時借來的。韓國其他軍方相關人士更是表示“等韓國部隊空運來子彈之後,將立即把借來的子彈返還給日本自衛隊。
  “一萬發子彈支援”是日本在制定和平憲法後首次向他國軍隊提供武器。自從1967年日本頒佈的“武器出口三原則”,日本一直在試圖突破這個邊界。尤其是安倍上臺後,逐漸露出了他積極謀劃擴軍修憲的猙獰面目。眼下對外積極宣佈對韓支援計劃似乎進一步表明瞭日本當局的態度。
  雖然日本政府以緊急性和人道主義為由進行解釋,這1萬發無償的子彈,還是在日本國內掀起了譴責的浪潮,日本社民黨幹事長又市徵治批評,此舉明顯違反“武器出口三原則”,也有違和平憲法的理念。而且決定是安倍和官房長官菅義偉等4名國家安全保障會議(NSC)成員的單方面決策。這個剛剛成立的“安保會”難以監控的負面作用這麼快就被證實,令他感到擔憂。
  日本共產黨書記局長市田忠義則說,自衛隊歷史上首次向海外提供武器,關乎到日本戰後安全保障體系的存續,非同小可不能輕視。
  日本《每日新聞》25日的社論也指出,如此重大決策政府沒有經過國會審議就決定實施,無法理解政府為何匆匆做此決定。
  中央黨校教授張璉瑰則認為,這件事是一個清晰的信號,表明日本正在“小踏步的”突破各種安全約束。
  張璉瑰:日本這種做法用意很明顯,這種辦法進一步加大對聯合國的影響,另外這種辦法也有突破武器出口三原則的用意,就是小踏步的突破原來的承諾。他非常希望把韓國拉過去,借助美國的力量形成美、日、韓聯合來鉗制中國。但是韓國的心情是比較矛盾的。
  對於日本的雪中送炭,韓國政府卻不領情,國內輿論擔心在緊急情況下獲得聯合國的支援,會被日本過分地利用於政治。
  韓國《文化日報》認為,日本此舉就是為了所謂的“積極和平主義”進行宣傳,為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提供藉口。還有輿論擔心,日本可能將此事當成韓國支持日本行使自衛權的例證。韓國外交部發言人趙泰永辯解說,這與日本集體自衛權和日本增強軍備等問題是兩回事。
  外交部發言人趙泰永:正如我所說,韓光部隊已要求聯合國提供援助,以加強其自衛的能力,後來獲得了日本政府提供彈葯,就是這樣,沒有更多。
  甚至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也出面保證,韓光部隊是技術兵力部隊,聯合國南蘇丹共和國特派團指揮官籌措到彈葯後,支援給韓光部隊,這是合理恰當的舉措。 但這並沒有熄滅韓國國內輿論的擔心。
  既然觸及了日本安保的敏感線,韓國為什麼對子彈還是欣然接受?張璉瑰教授認為,這和最近韓國對朝鮮半島的擔憂有關。
  張璉瑰:不久以前韓國已經表示了,他要把現實問題和歷史問題分開來處理,這就是韓國面對朝鮮半島日益複雜的局面,韓國有意的對日本緩和一下關係。對朝半島穩定問題同日本進行對話,所以他們有一個新的考慮。所以子彈問題上,韓國實際上接受了日本的援助。
  一萬發子彈惹出的麻煩似乎有增無減,韓國政府抱怨此事被日本過分地利用於政治,甚至提出,事後會將子彈原封不動的返還。兩國情緒上的“火藥味”越發明顯。張璉瑰教授總結,歷史、現實的綜合考慮,韓國現在的心態註定複雜。
  張璉瑰:考慮到外交政策,國內民間的情緒,特別是東北亞的複雜國際關係,韓國又極力的企圖和日本保持一定距離,所以韓國出現了這麼一個複雜的表態。  (原標題:韓日兩國“一萬發子彈”生糾紛 韓政府稱事後將返還)
創作者介紹

施工

tg72tgwrq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