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15日早上9時44分(北京時間6時44分),澳大利亞悉尼的一家咖啡館發生疑似恐怖分子挾持人質事件,至少一名武裝人員控制多達20名人質。警方即刻封鎖現場。僵持16個多小時後,當地時間16日2時10分,現場突然槍聲大作,悉尼警方發起強攻,槍手被擊斃。據報道,事件中有2人死亡,3人受重傷,死者中包括一名無辜人質。
  現場

  人質輪流站窗邊,靠店內食物充饑
  事發地位於悉尼中央商務區,咖啡館位於銀行區和商場區交界處。據澳媒報道,劫持者於當地時間上午9時44分闖入咖啡館,劫持多達20名人質。10時10分左右,幾名人質出現在咖啡館窗口,他們被迫舉著一面印有宗教口號、疑似與極端組織“伊黎”相關的白字黑色旗幟。
  在現場的《悉尼先驅晨報》記者描述,“人質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沒有孩童。槍手強迫人質輪流站在窗邊,每隔2小時左右便會換人。他允許咖啡館員工去廚房取出食物,遞給人質充饑。他還強迫一女人質做出以拇指划過喉嚨等恐怖手勢。”
  講述

  曾與槍手擦身而過,還差點遭對方襲擊
  當地時間12時左右,槍手向談判專家稱在城內設置數個爆炸裝置,並提出兩個要求:取得“伊黎”旗幟和與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對話。此外,悉尼電臺主持人哈德利表示,槍手要求電臺直播其發言但被拒。
  悉尼男子斯托克告訴媒體,他早上曾與槍手擦身而過,還差點遭對方襲擊。他說:“我在案發咖啡館買咖啡後離開,出門後沿街行走時不慎撞到這名槍手。他身穿一件黑色T恤、扎了頭巾,手上提著一個藍色袋子。這個袋子撞到我,我感覺裡面裝著硬物。他轉身對我說,‘看路啊,你這個家伙在做什麼。你想我也開槍射你嗎?’我看著他的眼睛,實在太可怕了,嚇死我了。”
  逃脫

  對峙期間,華裔女店員險中逃生
  13時30分左右,澳大利亞警方啟動重大安全行動,封鎖了咖啡館周邊部分街道。包括特警在內的數十名警察部署到位。但警方與槍手對峙多時,一直未見行動。在對峙期間,先後有5名人質自行逃出。很多澳大利亞民眾質疑警方能力。媒體稱,警方動作緩慢,人質逃走全靠自己。
  15時37分,3名人質從咖啡館逃生門自行逃出,其中一人是一家信息科技公司的印度裔雇員。逃出的人質稱,槍手錶示在咖啡館放了兩枚炸彈,還在中央商業區(CBD)放了兩枚炸彈。”當地時間17時左右,又有兩名女人質從咖啡館成功逃出。這兩名女子均穿棕色圍裙,為咖啡館的店員,分別為華裔女子艾倫·陳和姓裴的韓裔女子。艾倫·陳逃出時驚魂未定的表情被媒體鏡頭記錄了下來。
  據華商報記者瞭解,成功逃脫的華裔女子艾倫·陳是新南威爾士大學的大三學生,在咖啡館打工。據艾倫·陳的Facebook頁面顯示,她畢業於悉尼女子高中,之後就讀於長老會女子學院。2011年,她進入新南威爾士大學,讀精算與金融商務專業。此外,她還是一名運動健將,曾經入選全國的游泳和網球代表隊。
  因為警方封鎖了咖啡館所在的大樓,因此很多民眾被困其中,其中包括一名31歲華裔男子。男子所在公司正好在咖啡館樓上。他害怕歹徒一發狂會炸掉整棟大樓,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他的未婚妻,一名中國臺灣女生,請她不要擔心。此外,距離咖啡館大約50米的美國駐悉尼領事館宣佈關閉,並疏散相關人員。 華商報記者 袁金會
  3問
  安全分析師認為,澳政府數月前就接到可能遭受“獨狼”襲擊的預警,如今這起劫持再次凸顯“獨狼”襲擊威脅。當局必須認真思考如何應對這一嚴峻安全挑戰。
  劫持者身份是什麼?
  據澳媒報道,劫持者是49歲的曼·哈倫·莫尼斯,出生於伊朗,1996年以難民身份流亡至澳大利亞。
  莫尼斯前科纍纍,他自稱是精神治療師,精通占星術、數字占卜術、冥想和黑魔法。他是一名性侵累犯,曾經在所謂的“精神治療”過程中猥褻或性侵6名女子,目前仍在保釋階段,下次出庭是明年2月17日。去年,莫尼斯涉嫌謀殺前妻,將其殺死後又焚燒了屍體。
  此外,莫尼斯還曾向在阿富汗戰死的澳大利亞士兵家屬發送有毒信件,信中對戰死的士兵進行了詛咒。莫尼斯為此被處以150個小時的社區服務。他多次拒絕向士兵家屬道歉,甚至上訴至高等法院。澳大利亞警方表示,相信他挾持人質是因為上周五關於有毒信件案的上訴被駁回。
  華商報記者 袁金會
  劫持者動機是什麼?
  從劫持者的所作所為來看,這起事件可能屬於“獨狼”式恐怖襲擊。所謂“獨狼”式襲擊是指由襲擊者獨自策劃並實施,針對平民群體的暴力行為,背後沒有組織的策劃與協調,被稱為“一個人的軍隊”。“獨狼”式襲擊往往不按常理“出牌”,在任何時刻、任何地點、使用一切可利用的資源獨自發起隨機襲擊,因而防範難度較大。
  澳大利亞查爾斯·斯特爾特大學副教授奧布賴恩認為:“一旦出現澳民眾受招募前往中東加入‘伊黎’作戰的情況,澳大利亞本土將不可避免地出現一些狀況。不幸的是,這一情況已經發生”。
  澳政府先前通過的一項法案規定,如果政府認定某一地區有恐怖組織從事“敵對活動”,公民在沒有合法目的前提下前往或留駐這類地區將構成犯罪。同時,澳政府已經註銷70多名澳公民的護照,理由是這些人已經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等地為極端武裝效力,一旦回國將對本國安全構成威脅。
  此外,有人認為,製造咖啡館劫案的“獨狼”可能同情“伊黎”這一極端組織。
  為什麼發生在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一直是美國的盟友。“伊黎”極端組織在敘利亞和伊拉克興風作浪後,澳大利亞今年9月積極部署部隊,參與美國打擊“伊黎”的軍事行動。這引起“伊黎”不滿,澳大利亞國內的反恐級別隨即提升至高級,為10年來首次,意味著恐怖襲擊“可能發生”。
  “伊黎”組織首席發言人阿德納尼9月在一段視頻中呼籲支持者在海外發動“獨狼”襲擊,其中特別把澳列為目標國。
  澳大利亞反恐專家艾莉認為,過去5年間,宗教極端主義在澳大利亞呈現“漸進式”發展趨勢,在“伊黎”崛起後開始變得引人註目。極端主義思想在一些年輕人中引發共鳴,其核心要素是受害者身份、受迫害和受攻擊。按照艾莉的說法,澳大利亞社會中正在發展的右翼和民族主義運動讓一些人覺得自己如同“外來者”,缺乏歸屬感。由於感到自身所在的群體遭受攻擊和排擠,一些人可能會採取某些激進行為,製造事端。
  據情報機構分析,至少有數十名澳大利亞人加入“伊黎”武裝,其中部分人已經返回澳大利亞。這一群體訓練有素,掌握實施恐怖襲擊的技術,並且善於利用社交網站等新媒體手段蠱惑人心,拉攏不明就里者參與恐怖活動,使澳大利亞成為恐怖威脅的重點地區。
  事件進展(澳大利亞當地時間)
  09∶44(15日)人質進入咖啡館劫持人質
  10∶14 澳警方到達案發現場
  12∶00 槍手向談判專家提出要“伊黎”旗幟及與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對話
  13∶30 警方宣佈以反恐級別應付事件
  14∶17 案發商業中心區交通封鎖,公共交通工具停駛
  15∶37 3名男人質從咖啡館逃出
  17∶00 2名韓裔及華裔女店員從咖啡館逃出
  17∶34 警方在海德公園外扎營
  01∶23(16日)警方確認劫持人質者為伊朗難民莫尼斯
  02∶10 警方發動強攻前又有五六名人質逃出咖啡館
  02∶30 強攻結束,人質被救出,拆彈人員和拆彈機器人進入現場,拆除劫匪聲稱安放的炸彈
  >>連線

  澳華人忙報平安 我領館啟動應急機制
  昨日晚上,華商報記者連線中國駐悉尼總領館,瞭解人質中是否存在中國公民。
  中國駐悉尼總領館的工作人員告訴華商報記者,獲悉咖啡館人質劫持事件後,駐悉尼總領館立即啟動應急機制,第一時間與新南威爾士州警方取得聯繫,核實是否涉及中國公民。警方稱暫不掌握人質中是否有中國公民,一旦有消息將及時通報給我們。
  此外,該工作人員還表示,“總領館已向當地中資機構及各大學核實確認中國公民安全情況。案發地點附近中資機構已停止營業,工作人員陸續安全撤離相關區域。”對於成功逃脫的咖啡館華裔女店員,他表示領館仍在核實聯繫中。
  昨日下午,在悉尼工作的陝西人林先生告訴華商報記者,“我工作的地方離案發地點比較遠,所以並未受太大影響。只是從中午開始,微信、Whatsapp上都是國內朋友發來的問候消息,我趕快給家裡打電話給父母報了平安,整個下午都在報平安和關註人質事件進展。”
  華商報記者袁金會
  >>亂象

  圍觀群眾只顧自拍 打車軟件趁火打劫
  據在現場的記者稱,悉尼人質事件對峙期間,案發咖啡館附近卻成了自拍熱點。很多圍觀民眾在現場一帶自拍,甚至上傳網絡。很多民眾舉著手機自拍,臉上流露笑容,有的甚至做出“V”的手勢,這引發很多網友的批評,稱他們沒有人性。
  此外,澳大利亞打車軟件Uber也趁火打劫加價,前往市中心的出租車費漲了5倍。各大社交網站一面倒地怒斥Uber的“無良舉動”,在憤怒的悉尼市民壓力之下,Uber承諾為離開案發地區的市民提供免費服務,並對之前的用戶給予退款。
  華商報記者袁金會
  >>同步播報

  沙特發生人質劫持事件1名警察身亡
  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警方15日說,利雅得郊區14日晚發生3名外籍工人被劫持事件,一名警察在解救行動中身亡,人質已被成功解救。
  警方發表的聲明說,劫持事件發生在利雅得郊區穆扎馬地區的一座清真寺附近。一名不明身份的劫持者向前來營救的警察開槍,一名警察中彈死亡,另有兩人受傷。警方隨後開槍將劫持者擊傷並擒獲,解救了人質。
  劫持者的動機目前尚不清楚,警方正在對此事進行調查。
  近來,沙特境內襲擊事件頻發,多名外國人傷亡。當地分析人士認為,襲擊事件大多與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有關。該組織曾威脅在沙特境內發起襲擊,以報複沙特參與打擊“伊斯蘭國”的國際行動。
  本組稿件除署名外據新華社
創作者介紹

施工

tg72tgwrq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